内部登陆 | 研究院邮箱 | 中大邮箱   中文 | English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研究院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研究院风采
 2013年9月28日 《香港商报》B8版专题报道
 

「香港智造」深圳孵化(一)
港中大北上试水中国新农业
 
    9月25日,第二届深圳国际生物科技创新论坛暨展览会揭幕。在这次展会上,来自本港大学的顶尖科研精英以一批高科技项目向各界展示了「香港智造」的实力。在此之前,人们或许只留意到本港大学的教育吸引力,而忽略了包括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在内的多所本港大学于跨境高科技合作领域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他们是深圳虚拟大学园不可不提的重要创新力量,在深港合作、协同创新上付出真诚的努力,在生物医药、农业科技、装备制造、海洋科技、光机电一体化、社会公益等领域结出累累硕果。
    本报记者近日走访多所本港大学设于深圳的研究机构,亲眼见证它们北上征程中焕发的「改变世界的神奇力量」。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研究院的生物育种科研团队是记者第一个「亲密接触」的对象,该团队正在将香港「信誉农场」计划引入深圳,长期致力于以科技力量破解中国种业市场被外资垄断、生态失衡和食品安全等重大民生难题。

    高科技种出好蔬菜抗衡种业垄断

    生物科技是当今国际科技发展和经济竞争焦点。自2005年被纳入首批国家级生物产业基地,深圳一直把生物产业作为经济引领,并在2012年正式将生物产业定位为三大支柱产业之一。由全球植物分子生物学权威、香港中文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张建华率领的一支顶尖生物育种科研团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2011年年末通过深圳市政府以吸纳海外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和团队的「孔雀计划」北上。2013年1月,香港中文大学分子育种项目落户深圳市大鹏新区生态创意农业园;8月,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研究院与深圳市龙华新区进行合作洽谈,将约200亩基本农田用地(其中包含23亩水塘),主要用于引入蔬菜育种项目建设。
    港中大深圳研究院蔬菜分子生物技术工程实验室副主任于为常教授日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我们在深圳的工作任务之一,就是尝试解决蔬菜种子市场被外国垄断的问题。」
    原来,中国是全球头号人口大国,蔬菜的产量和市场需求大得惊人,可由于本土种子企业规模小、研发能力极弱,许多国产的蔬菜种子无论在产量上,还是在作物的外形美观度上均逊于进口种子,市场较量中难免节节败退。目前,种业市场上近九成的高端蔬菜种子是进口品种。许多人担心,长此以往,中国的蔬菜种业贸易会陷入受制于外国的困境。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中国最大的蔬菜产区和集散地、有「中国蔬菜之乡」之称的山东省寿光市种业市场上,本地生产过的鸡腿葱、独根红韭菜、芹菜等一批地方特色品种现在几乎消亡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进口的品种;同时,随着外资垄断局面的形成,一些进口种子的价格节节上涨,部分作物的种子价格甚至贵过黄金,再加上后期推广、销售体系每个环节层层加码,令到消费者的生活开支不断增加。
    「中国的农业科研界必须有所作为。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藉助香港最先进的植物分子生物学技术,在深圳培育出自家的高端种子,同进口的种子抗衡。」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研究院于为常教授说,港中大深圳研究院农业生物技术创新团队目前正在探索采用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传统方法,开展玉米、大豆以及蔬菜育种研发。

    推广「信誉农场」借港经验护驾食品安全
  
     不过,港中大团队的梦想并不只停留在实验室内,他们还有一个很大的产业梦。
    「具体而言,就是将香港『信誉农场』的技术标准引入深圳,在一批示范农场取得成功经验后再向内地推广,尝试帮助内地改善日益严峻的食品安全问题;同时,尽快实现技术成果的市场化转换,解决团队的资金来源问题。在更长远的时期,则是以培育一家蔬菜上市企业为目标,形成一种从育种到产业化种植和销售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于为常说。
    所谓「信誉农场」,是指港府渔农自然护理署及蔬菜统营处于1994年联合推行的一项农业发展计划,旨在推广优良园艺操作及环保作物生产方法,确保农夫生产优质及安全食用的蔬菜,保障市民健康。该计划推出的背景是,香港经济起飞之后,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大幅萎缩,市场所需之大部分生鲜食物主要依靠进口。然而,失去对生产环节源头的监控,令港人面临食品安全风险。渔护署认为要有效地改善问题,必须以源头管理,应早在蔬菜生产种植的阶段开始做监管,在产菜地区检查农户正确使用认可农药,保证产品的安全标准,更重要的是,希望设立一个制度令市民一眼便可辨认该菜产品属安全出品,这样可同时保障市民健康及生产者利益,于是「信誉农场」计划便由渔护署、菜统处及本地农民衷诚合作下应运而生。参与「信誉农场」计划的本港菜农,由香港渔农署为菜农同意提供技术指导,并为蔬菜提供一系列的检测、检疫等;收获后,则由蔬菜统营处负责批销「信誉农场」的全部产品,并以印有特别标识,以菜统处注册的「好农夫」品牌批销至指定的街市菜档发售。经过20余年的发展,本港约有2500个农场,务农人口约为4700人,但由本地供应的新鲜蔬菜量仍不足市场总需求量的5%。
    「现在内地的农产品主要是由一家一户的形式种植,无法施行统一的质量标准;分散的生产模式下,政府也无法进行精准管控,令到有毒食品层出不穷,今年山东出现毒大姜、湖南出现镉大米,都是这种种植模式无法监管的后果。如果『信誉农场』计划能在内地大面积推广,实现规模化种植和管理,便有可能在源头上解决中国人的食品安全问题。」于为常向本报表示。

    科技合作探路产业升级

    今年1月和8月,港中大深圳研究院与深圳市大鹏和龙华新区签约,分别获得大鹏新区约450亩、龙华约200亩的基本农田,据于为常介绍,目前两块基地都在进行荒地改造阶段,改造后的土地主要用于引入蔬菜育种项目建设。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论香港还是深圳,皆非农业发达地区。根据渔农自然护理署的数据,2010年的香港农业生产总值仅为6.15亿港元。而深圳则是中国内地首个没有农村、没有农民建制的城市,深圳约2000平方公里土地中,农业用地仅10万亩。深港两地的农业合作会结出怎样的果实呢?
    对此,于为常的解读是:「深港两地可在发展现代农业、生物育种产业上获得双赢。」
    他进一步解释:「在香港,港中大的实验室只有几亩的试验田可用以进行纯技术性科研工作,很难实现市场转换和实际应用,导致许多研发资源和成果不能有效地应用到生产。而通过与深圳合作,港中大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可以得到大面积的试验田,这是在香港无法实现的;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团队通过深圳可以更及时地了解内地农民的问题和需要,市场需要种子就研究种子,市场需要食品安全就努力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此外,深圳的农业用地已转为国有,具有政府统一规划与利用的农业用地资源,从而可以统一发展现代农业生物育种产业,也有利于引入香港『信誉农场』的模式,积累成功经验后可推广至全国。对深圳而言,团队已经有10多年的研发经验,取得了大量获得国际认可的研发成果,是一支具有国际水平的农业生物技术研发团队,可以帮助深圳发展现代农业生物育种产业。可以说,双方的牵手,是港中大的需要,也是深圳的需要、内地的需要。」

    触角伸向内陆「节水妙计」助建生态平衡

    目前,港中大深圳研究院的「舞台」不仅局限于深港两地,而是远远地伸向了广阔的中国内陆腹地。日前,本报记者随港中大深圳研究院的生物育种科研团队赴内蒙古考察河套灌区,亲眼见证本港科技精英团队是如何「长袖善舞」的。
    本次领队的张建华教授是港中大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主要研究植物在干旱环境中的分子组织和生理变化,提高植物的抗旱能力。他曾于2008年获国际权威科学期刊《自然》评为「五位可改变世界的农作物研究者」之一。
    张教授告诉本报记者,位于黄河上游的河套地区的种植业发展得比较好,因为它靠近黄河,拥有得天独厚的灌溉条件。但是土地用水量极大,而且水中的盐分在土壤中积累过多就会形成盐碱地,破坏农业种植生态。当地原来采用的传统挖深沟方法虽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土壤的盐质化,却需要浪费更多的水资源。总体而言,黄河水资源属于稀缺性的水资源,上游节流太多,就会影响到下游的用水,令整个黄河流域的干旱问题加剧。港中大深圳研究院的这支科研团队,就是应当地政府之邀去探寻节水良策的。
    香港中文大学农业团队此前已有许多成功的节水案例。以西北地区为例,当地的水资源极少,主要是靠祁连山流下的雪水灌溉农田,如果农田用水量增加,生态水量就会相应减少,进而产生生态沙漠化的大问题。张建华以其研发的「分根区灌溉」为他们带来新出路,令到玉米、葡萄等作物在用水量减少50%的情况下不会出现减产。经多年推广,有关灌溉法已被西北的农田广为采用,而澳洲、土耳其、非洲及其他国家亦不乏用家,他对世界的改变正逐渐累积及显现。
    本次率团队考察河套地区后,张建华向本报表示,此前在中国西北地区的成功节水经验可运用到内蒙古的河套地区。在后续阶段,港中大的农业团队还将进一步跟进当地的水资源以及气候情况,研究开发最适合当地的作物品种,以及节水模式,有关成果为提升全球农业的效率,以更少灌溉产生更多收成的目标带来新的方向。 
                                  (香港商报记者 朱求真 杜洁菡 通讯员 赵海燕)
 

深圳虚拟大学园
 

港中大深圳研究院的试验田
 

张建华带领港中大农业团队前往河套地区考察。
 

张建华带领农业团队在河套地区考察地质,寻找节水对策。
 

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的蔬菜新品种